广汉汽车网

当前位置:

文艺男青年这种病生什么就好了呢

2019/11/09 来源:广汉汽车网

导读

高三学生刘大圣也不是一直那么品学兼优的。至少在小学四年级前他还沉迷过好几款无知的小游戏。但因为一些意外,他走上了一条优等生的不归路。当年

文艺男青年这种病生什么就好了呢

高三学生刘大圣也不是一直那么品学兼优的。至少在小学四年级前他还沉迷过好几款无知的小游戏。但因为一些意外,他走上了一条优等生的不归路。

当年过半百的老刘满心以为儿子会根据遗传考入清华大学并学习一门工科专业的时候,老陈告诉他,儿子想报的是导演系。

老刘打算同儿子谈谈。

“听说你想当游戏导演?”老刘问。

“不是,我想当电影导演。”大圣说。

老刘倒吸一口凉气:“电影导演?现在还有这职业?”

大圣:“怎么没有,安叔还在拍啊。”

老刘:“可还有谁在看电影?”

大圣:“我啊,米妮啊,老妈啊。我的很多同学啊。”

老刘沉默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最近忙于业务,已经疏于对儿子的管理很久了。

儿子一定受老陈的影响很深。老陈当年做小公务员小白领的时候就是一典型的文艺女青年,婚后考了中国电影资料馆的研究生,成为一名电影策划。

没错,只是一名电影策划。十多年来连总策划都没混上,更别提总制片人之类的角色了。结果儿子倒想当电影导演。

但就不提老陈了。这个家也不需要她来挣事业。

老刘如今一个人的身家足够养活一家四口,再加四个老人也没问题。只不过四个老人都有退休金,也并不需要他们掏腰包来彰显孝心。

但是儿子不一样。

并不是重男轻女,而是女儿米妮生下来就举止匪夷所思,将来长成个什么都有可能,如果大圣再不脚踏实地,那这个家恐怕后继无人了。

老刘:“大圣,你算是个圈内人的孩子,有这种想法爸爸也很理解。但爸爸觉得,恰恰因为你是圈内人的孩子,才应该知道这一行有多难。你也知道你妈妈这辈子策划的电影只有两部成功拍摄了,一部票房五千万,一部票房三十万——为什么不和爸爸一样考清华呢?等你毕业了之后再看看你是否愿意当导演,如果那时你觉得艰难,至少还有一门别的生计。退一万步来讲,你可以去学游戏导演,这是肯定能找到工作的,就是辛苦而已。”

大圣一向人狠话不多,他淡淡地说:“爸,我只是想当电影导演。而且我刚裸考了一下电影学院专业课,过了。”

老刘:“你先冷静一下再决定。”

“我策划的电影票房五千万怎么了?那部电影总投资才五百万。我赚钱了。”老陈洗完了碗,突然站在旁边插嘴。

老刘一瞬间怒不可遏。本来儿子和自己聊的气氛挺好,大圣未必会排斥自己的建议,现在一下子又搞得气氛剑拔弩张。

女人就是喜欢无理取闹。他清楚地记得老陈多年来是如何唾骂行业无耻的,又是如何经常质疑自己无能的。毕竟当年她的同学不少已经是成名编剧、获金马奖的导演、知名影视公司老板(当然他们现在也随着电影这个艺术载体的没落而落寞了)。老陈最大的人生成就却还停留在“策划了一部票房五千万的电影”,以及“嫁给了个毕业于清华的老公”这两件事情上。

哦当然,她还和老刘养育了两个孩子。与之相比她的不少同学至今还单身。只不过她从不把这件事视为自己的人生成就。

“那么你是想让你儿子做这一行喽?”老刘问道,“你策划剧本,他找投资然后拍摄,还是你既策划剧本又找投资,他来拍摄?”

这下轮到老陈气愤了。

她愤恨老刘把自己对他倾诉的抱怨拿来当攻击她的武器。

也恼恨自己平时没有多了解信息行业的窘态以对他进行相应的报复。

以及厌恶老刘不将精神财富视为财富的这种浅薄姿态。

老刘看到老陈脸红了,鬓边的白发又明显了一些。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没能实现自己文艺梦想的文艺女中老年。但这不是她的错。

他只好温和了一些:“我们都再想想。我没说反对。再说,这个家还不是你们做主吗?”

他讪讪地笑笑。

大圣已经回去做题去了。

他已通过了电影学院的专业课,此时如果他真的只是满足于上电影学院,就不必再这样复习了。

所以老刘觉得事情也许并非没有转机。

这是一个难得的在十点前就已回家的夜晚,他在小厅里看手机,有些无所事事。

米妮在外面上完补习班回家,她今年初二,看到小厅里独坐的老刘愣了一下,打了声招呼就进到了“女生宿舍”里。

如今的“女生宿舍”曾是这个家的主卧,在这个房间里米妮的小床一直在一角陪伴了他十年左右,直到米妮实在是大了,才不得不与他们分房住。

狭小的学区房只有两间卧室,于是父亲母亲分开而眠,米妮和老陈睡主卧的大床,老刘和大圣睡上下铺。

与大学生活类似,女生宿舍禁止男人随意出入,老陈和米妮经常习惯性地随手就关上了房门,深闺紧闭。老刘有时候很好奇这个房间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她们在里面难道不穿衣服吗?

男生宿舍大门是常开的,主要大圣和老刘从不觉得有关门的必要。老陈经常随意进去收拾一番,米妮也会兴之所至地进去翻一通大刘和大圣的东西,如果和老陈吵架了,就会躺在属于大圣的上铺看书,或是躺在属于老刘的下铺小憩,直到大圣轰人才会离开,临走时总要随意拿走或落下点儿什么。

此刻老刘蜷着身子睡在下铺。

他从9点50就在外面小厅的凳子上坐着打盹儿,直到11点50大圣结束了学习才把他喊进去睡觉。

正式躺在床上的时候,他却又睡不着了。

他今年五十了,这到底是图啥呢?

30年前,他蜷缩在学生宿舍0.9米宽的高床上;25年前,他住合租公寓被砸了墙;20年前,他们靠两边父母和积蓄买下郊区大宅,那是他成年后唯一一段睡得舒展的时候。而郊区的大宅只住了四年,为了让大圣上西城的小学,就被租出去了。

他们随后买了眼前这不到六十平米的两居室:客厅约等于无,主卧稍微大些,过去住他、老陈和米妮三个人,次卧非常小,放着高低床和一张书桌,过去也住着三个人,是大圣和岳父岳母。

也许是忍受不了学区房的逼仄,大圣一上初中,老陈爸妈便告老还乡去海南长住了。老陈一个人上班,还要操持两个孩子的生活(以及他们的生活),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一点就着、充满戾气。

后来,他……

唉。

他两次创业,两次都成功了,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买学区房的时候他第二次创业成功。那时其实可以卖掉郊区大宅,买一个城里的所谓千万豪宅。但考虑到一儿一女,他和老陈决定留下郊区房子,这样将来可以保证给两个孩子一人留一套。

如今他年已半百,郊区大宅已经还清,学区房还差最后三十万没还,已约等于还清。手中还握有一些股份,加起来还可以买套不错的公寓。

如今的他退休不干也还差口气,继续拼命也很无味。

如果当年能够预知现在的身家,就应该卖掉郊区房子,买城里豪宅,那么这十几年的生活就会体面舒适得多。

可是现如今儿子高三,女儿初二,儿子高考完了紧接着女儿中考,就是有钱也不会有精力倒腾换房子的事,怎么也要再等等了。

那时候,不知道手中的股份还值不值现在的钱?

这半辈子,他对于家庭,自然是功劳无限。

而对于老陈,他却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无数遍的回溯里他常常在想,如果没有到城里买学区房就不会这样了,大家每天下班回到郊区已经筋疲力竭。孩子们必须上国际学校,所有的余钱都会用来交学费,还要存出儿女国外读本科的费用,哪有余钱犯错?

如果岳父岳母不半路撂挑子就好了,这样老陈脾气就不会变得古怪,还是会像以前一样温柔美丽。

如果老陈跟大圣能和自己爸妈处得来就好了,这样岳父岳母即使聊挑子,爸妈也能来帮衬,老陈也就不用一个人扛那么大的压力。

或者如果当时卖了郊区房子买城里大房子就好了。这样家里不这么逼仄,老陈的心情也会好很多,会省下很多翻找东西的时间。这样米妮大了之后就有自己的房间,他也不会被逐出主卧,不被逐出主卧他们就还会有性生活。

米妮就不会总关起门把他隔在外面,他就不会因为大圣写作业而被迫留在3平米的门厅无所事事,就不会下班后宁可在公司加班,就不会看到在茶水间因为公司业绩下降而默默哭泣的她,就不会走过去安慰她,就不会安慰安慰着突然自己放声大哭了,一个男人,怎么会突然哭呢,越想不哭,就越停不下来……

想到这里,他突然又抽泣了两声,还好儿子的呼吸声仍然均匀,否则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位于“女生宿舍”的米妮非常愤怒。

明明是她告诉大圣自己要学戏剧的。为此她已经想了好几年,凭什么大圣抢先了?

在这个家里,她一直是个边缘人,她这么多年一直靠着戏剧的梦想活着。她早就跟老刘谈好了,老刘会支付她到美国学戏剧的全部费用,只要她能考上。在大圣从小学奥数、搞编程的时候,她就沉浸在艺术的世界里,她学国画、练二胡、当合唱队的指挥,最近又给班级排了一个英语话剧在全校公演,得了全校二等奖。

关于自己学戏剧的赞助,她也在一年前就跟老刘谈妥了。为此她宁愿三个月不吃肯德基,六个月不丢手机,一年不弄坏任何一个价值五千元以上的物品,包括并不限于家里的字画古玩、电视屏幕、汽车、机器人……

她通通做到了。

大圣,一个从来没有过文艺梦的人,凭什么说当导演就当导演?

大圣如果跨足文艺,那她就不干了。

至于老陈,她自然也只是在佯装入眠。

老刘今天的反应他很满意,她想老刘应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多想想家里的事了吧?

她当然不希望儿子成为一名电影导演。她在行业内二十多年,摸爬滚打却籍籍无名。她不可能给儿子拉来投资。如果儿子找老刘要钱,那老刘就算再创业十次也供不起一部电影的开销。

同时,这行业至今并不入流,鱼龙混杂,单纯的大圣在其间只能平白被污染了。

明明是一块清华北大哈佛耶鲁的料,何必去搞电影呢。

更何况现在的电影,就几乎如同京剧一样了。京剧现在彻底是没人看了,只是在各种活动中充当一个背景板而已。看电影,也快成为一小撮人表达情怀的行为艺术了。

她知道该怎么样说服大圣做更正确的选择。大圣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孩子,只要告诉他,如果你十多年来都没有展现出任何天赋,没有自发动手做过任何作品,那几乎就说明你并不真正适合这门艺术。

从小大圣并没有主动拍摄过一张照片,没有随手画过任何一张画,没有表演欲和表达欲,这些方面他远逊于米妮。

只要同他讲清楚了,他就会回到工科领域。

但她不想一个人解决这件事情。

——他到底现在是什么状态?

又想到了这。好像任何一次思考都是为了绕到这个问题上的铺垫,越不想想,就越是会忍不住想。

人说出轨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他真的同她不再联系了吗?还是继续藕断丝连?

如果万一还在藕断丝连,万一她意外怀孕了,是不是他就会和自己离婚了?

这些想法总是不断冒出。

所有知道的人都警告她,既然选择了原谅,就不能再这样怀疑。

否则就直接离婚好了。

甚至朋友把接下来她的再婚对象都找好了,有一直暗恋她的老同学,有一直欣赏她的迷弟,有一起吃过饭后就不停想约她的朋友的朋友,有托人打听她的大款……一条龙服务到家。

谁能想到她一名48岁的女性在再婚市场上是如此抢手。

都怪这个年代。谁不是结了离离了再结。

只结过一次婚的女人如今竟比当年如假包换的处女还炙手可热。

只不过,她还是选择了让这个家庭继续。

那一天,当她说出自己的决定时,她感到老刘如同接受过上帝的审判一样,全身沐浴着重生的光。

她手上就好像握着一个按钮,虽然大孩子和小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但她随时可以让这个家消失,或继续存在着。

明白这一点之后,她又怎么能亲手杀死这个家呢?毕竟作为母亲她生下的不仅是孩子,还有整个的家。

她无法理解他的行为。但是她还是想和他继续生活下去,用一生去兑现年少无知时那个白头到老的诺言。

道理是不该怀疑,但她还是常常怀疑。

她被这种怀疑所折磨,直到把一切告诉了她最不该告诉的人,女儿。

从那以后女儿比以前跟自己亲近了很多。

但是米妮啊,这个捣蛋鬼从她生下来为止,为这个家造成的GDp流失大概已经超过五百万了吧……没有她,或许她也和班里其他同学那样,有自己的成名作品,赚过大钱了吧?

人的一生可真蹉跎啊。她想。自己从一个县城小公务员独自来到北京闯荡,就是为了过眼下的生活吗?

等到儿女都成人,她55岁的时候,还能够来得及追逐自己的梦想——做一名优秀的编剧吗?

时光蹉跎,转眼就到了大圣填报志愿的时候。

大圣把笔记本电脑拿到门厅,准备填写。

老陈和老刘都很担心他会自己偷偷填写上交,毕竟志愿表不需要经过家长签字。

但他这一公开公正的开场显然非常尊重父母,这让老陈和大刘有点感动。

大圣正在次卧看一个资料,不知道在确认什么。

老刘快步走了进去,坐在下铺看着他,希望他能够先透露点什么。

如果万一他出去之后写的是电影学院,难道自己要采取暴力制止吗?

老刘觉得自己或许都锁不住大圣的胳膊了,那就只能指望老陈抢过电脑,米妮发挥自己从小的极品破坏力,把电脑重重摔碎在地上,还正好撒一泡尿。

他正胡思乱想着,大圣把椅子往后撤了一点,低声跟老刘说:“爸,我想了,我报清华。”

老刘的心颤了一下:“为什么,不学电影导演了?”

大圣:“不是不学,我本科先上个好学校,选个好就业的专业,这样就会有个基本的保障。如果那时我还喜欢电影,就再学导演。不过也许我只是三分钟热度。”

老刘听了这番话,放下心来,又尴尬地说了句:“电影学院导演系的专业课,不好考。”

大圣平和地:“没事,那些题也是很随机的,我可能是误打误撞吧。我也没那么喜欢电影学院。清华挺好。更何况,家里有两个女艺术家就够了。女人再怎么样,至少可以通过创造生命完成自己的价值,男人如果选了艺术,那搞不好真的一辈子都一事无成了。”

大圣微笑了一下,走到出了房间。

老刘却缓不过神来。

儿子究竟意味着什么,他从来不明白。作为独子的他一直不明白自己父亲对自己寄予的那么深的期望到底是为什么,那么执着地不放过自己究竟是为什么。

直到刚才那一刻,他分明看到少年时的自己。他想夸赞儿子,原来责任感也会遗传啊,可是他又想叫儿子别妥协啊,跟自己对着干啊。

但是占据内心最多的感受,还是一份安慰,一份生而为人得到的上天最珍贵的允诺——那份往日重现般的相似。

他以前一直不相信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觉得那只不过是父母的一厢情愿。

可他如今终于体会到,只要有儿子在,儿子的儿子在,年轻的他,就永远不会消失。

好像是自己得到了永恒的感觉。

那一年,老刘曾痴迷过油画,他的绘画《柏油》还曾得过全省美术比赛大奖。启蒙老师为他铺好了去北京读央美的路,为他找好了到北京后拜师的央美教授。

但当看到身为高中物理老师的爸爸那失落又欲言又止的眼神时,他也说出了如同大圣一般的话。

结一段缘或许要几生几世的努力,可是放弃一段缘却只要几秒钟。

是的,这不公平,但没有办法。

从那以后,他是一名工科生,对着图纸精描细绘,只有线条,再无光影。

再后来创业,做产品,美术方面的事情也从来不归他说话。

这么多年来,他碰过的纸上,甚至连一幅涂鸦都不再有过。

(完)

刘土呆,编剧,豆瓣人气写手,拥有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

已出版小说随笔集《我的灵魂很严肃》。

如欲第一时间看到我的文章请长按如下二维码关注“刘土呆”!

文艺男青年这种病生什么就好了呢

万艾可有不好的影响吗

西地那非的时效

greenviagra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