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汉汽车网

当前位置:

很久以前有过一个很值钱的项目叫以太坊

2019/11/10 来源:广汉汽车网

导读

风筝在美丽的晚霞中越落越低,直到飘飘欲坠地跌落在地。——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暴跌80%,以太坊经历了甚么?云端坠落的内因在

很久以前有过一个很值钱的项目叫以太坊

风筝在美丽的晚霞中越落越低,

直到飘飘欲坠地跌落在地。

——狄更斯《大卫科波菲尔》

暴跌80%,以太坊经历了甚么?

云端坠落的内因在哪?

他们怎样看?

“当我脑海中出现出’以太坊’这个概念时,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概念是不是是美好到有点不现实’。”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曾发出这样的感叹。

这位现在也被称为“V神”的24岁俄罗斯程序员一手缔造了目前市值排名第二的数字货币。

而“世界计算机”、区块链2.0的代表、智能合约与第三方Token运转的基石”……这些贴在以太坊身上的标签已承载了众多币圈人的信仰。

但是,以太坊价格的连续暴跌让这些“以太坊信徒”不由产生了怀疑:“以太坊要凉了吗?”

也许,透过表面价格的波动来探访内在的机制原理才能巩固内心的信仰。

很久以前有过一个很值钱的项目叫以太坊

落漠与光辉

近几周以来,很多以太坊的投资者恐怕难以入睡。

根据非小号数据显示,以太坊2018年1月初到达最高点约1343美元,而截止8月21日其价格为280美元,下跌近80%。

ETH的市值也在大幅下跌。以太坊目前市值约为288亿美元,相比今年1月历史高点约1335.8亿美元跌去了近78%,而它目前占数字货币市场总市值的13.6%,在今年年初时这一占比超过16%。

很久以前有过一个很值钱的项目叫以太坊

虽然如今身处落漠当中,但它也经历过光辉的时刻。

在去年以太坊价格飙升时,这个最初价格不到10美元的加密货币一路上涨100多倍,市值占到数字货币市场总量的32%,而当时比特币市值占比为39%。乃至有人推测以太坊会后来者居上,超越比特币成为市值最高的加密货币。

而大量初始代币发行使用以太坊,其实是其价格大幅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作为区块链2.0时代的代表,以太坊是众多区块链创业者的首选平台。项目方借以太坊ERC20协议发币以众筹方式换取投资者手中的以太坊,投资方也大多选择通过ETH投资创业者。

例如一个相对不知名的项目Bancor,在数小时内融得了价值1.5亿美元的以太币,创下了ICO的历史记录。

成败ICO

45区(ID:block-45)认为以太坊这次价格暴跌不过是由于熊市中项目的大量套现,和ICO热度的降温。

1

根据ArmorsLabs数据监测系统,45区(ID:block-45)发现0x89f****8531的钱包地址共有21000个ETH分三笔转入Bitfinex交易所,目前该钱包内的ETH已清空。

根据加密货币研究网站Santiment统计的以太坊项目,在过去的三十天时间里,超过11万以太坊已被套现。

比特时期创始人黄天威则称对120个项目方ETH募集地址的统计发现,样本中加起来的整体出货大概在36%左右,还有64%的ETH在项目方手里。

种种迹象表明,许多项目方在熊市下已开始纷纭套现,这也相对砸盘从而对市场造成巨大压力。

这些项目在募资完后又“缺钱”了吗?

45区(ID:block-45)发现截止2018年8月18日,github上区块链项目超过95000个。这些公布了源码的项目中,超过80%进行过一定额度的募资,但是其中代码保持每周更新的不超过10%。

或许可以推测,这些很少更新的项目,项目方只用了很少的资金在进行项目的委曲保持更新乃至跑路。

45区(ID:block-45)认为这类囤币行动其实是一颗定时炸弹。在以太坊价格上升期,部份项目由于囤币套现得到了额外收益。但没兑换的项目团队发现情势危急又缺少资金时,必须兜售ETH换取项目资金,也就变相进行了砸盘。

加密货币量化对冲基金经理比斯瓦·达斯称:“这些初创公司召募了大量资金,但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管理或现金管理经验,所以他们卖的有些过早过急。去年加密货币市场整体情况不错,但现在却非常脆弱,也致使了很大压力。”

2

45区(ID:block-45)发现lCO热度不断下降,致使以太坊需求减少一样是这次大跌的内因之一。

相干数据显示,ICO项目的数量自去年6月以来以稳定的增长率逐月增加,其中11月、12月开始减少。缘由一是有许多项目在此时并没有完成全部ICO,另外1缘由一大批本来要进行ICO的项目纷纭取消和推迟ICO。

今年1月以来,ICO的竞争开始剧烈。Starta风投推出一份研究报告,称ICO本钱和门槛正在大幅提高。

正是在这类本钱提高的情况下,恰逢2018年1月至今二级市场大衰退,投资者偏向谨慎。很多ICO项目难以召募资金,又无法承当日趋提高的宣发本钱,因此纷纭采取各种方法推迟ICO,许多2017年第四季度的项目至今仍没有开始或刚刚开始ICO。

新增智能合约量的暴跌也左证了这一点。45区(ID:block-45)发现,2017年12月为以太坊智能合约新增高峰期,此后到2018年初有所降温。2018年第二季度智能合约新增量骤减,4月、5月、6月三个月份基本稳定在6万左右。

而在资金方面,相干数据显示ICO的众筹资金在2018年3月份的时候达到峰值71.74亿美元。从4月开始,入场资金萎缩到10.85亿美元,降幅达85%。7月份,ICO投资市值只有1亿美元,这1数字很难支撑以太坊的市值。

当项目数不断下落,ICO资金遇冷,市场对以太坊的需求减少。根据供需平衡关系,其价格必然会下跌。

各执一词

面对此次以太坊的突起与大跌,圈内人各执一词。45区(ID:block-45)发现他们的观点值得玩味。

8月16日,以太坊创始人V神连发75条推文解释了关于以太坊的Casper研究的历史和状态,企图稳定市场心理。

虽然他如此苦口婆心,但是大家好像其实不买他的帐,当天以太坊流出了更多的资金。

V神似乎对价格的波动其实不担心。

6月22日,他曾在中国的一次访谈称加密货币领域处于“新资产不断出现”的时期,市场价格一定是处于波动的,只有到将来行业“稳定下来”、新币和资产发行“渐渐减少”以后,市场价格才能变得更稳定和理性。

科技公司Cinnober的加密货币主管Eric Wall则对项目方兜售ETH套现颇有微词。

他发文称,当项目方把数百万的ETH卖给ETH的竞争对手时,他们可以先在期货市场做空ETH,然后在现货市场上低价兜售ETH,这样他们不但可以获得售出ETH的收益,还可以操纵ETH现货市场的价格以利于其做空。

Eric Wall认为,很多以太坊的直接竞争对手都有战略上和经济上的动机来打压ETH价格,但这或多或少带有一丝 “诡计论”的意味。

在“录音门”事件中,“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曾这样评价过以太坊:“以太坊的终极崛起是央行干的。央行突然要求交易所里的比特币不能提现,所以流动性就跑到以太坊身上去了,这个流动性进去了是出不来的,所以它后面暴涨。这些都不是由于社区、领导力,跟它本身可能没关系。”

在李笑来看来,以太坊的崛起纯洁是政策对比特币的限制所带来的意外收获。

明显,政策在某些方面为以太坊创造了“天时地利”。但以太坊开启的发币先河,让市场一拥而入使自己成为刚需或许才是它崛起的根本原因。

不同的发声代表了他们从本身动身看待事物的角度。45区(ID:block-45)认为以太坊的崛起是源于它仰仗“能发币”的独特优势,伴随着ICO的大热而迅速抢占市场份额。

而当市场进入熊市,已ICO的项目纷纭兜售以太坊,尚未ICO的项目止步不前,以太坊于是遭到冷落。

隐藏在这次狂跌后的,其实是一场项目大逃荒。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