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汉汽车网

当前位置:

年老才是1处散落在岁月边角的站台

2019/11/09 来源:广汉汽车网

导读

-理解当下老年人的生活状态就是在理解这个社会和自己的未来-听到父亲旧病复发,我和三姐撂下手中的活儿赶往回家的路。路上,接到大姐的电话

年老才是1处散落在岁月边角的站台

-理解当下老年人的生活状态就是在理解这个社会和自己的未来-

年老才是1处散落在岁月边角的站台

听到父亲旧病复发,我和三姐撂下手中的活儿赶往回家的路。

路上,接到大姐的电话,开车慢点,别太着急,正在输液。三姐已让我做好,假定父亲瘫痪,如何分配姊妹几个轮番照顾的打算。

好在快到家中,2嫂又打来电话:问题不大,已经回家,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1进门,二哥和二嫂才惊惶描写上午产生的情况,原来上午输液差点出了大事。青霉素过敏,幸亏发现的早,医生都惊惶的跑下一走廊,抢救及时,才躲过一劫。

父亲反倒十分平静,像听别人的故事一般,只是安静坐在那里,临了对我们说:没事,都那末忙,别瞎跑。但是一边又吩咐二嫂冰柜里有羊肉,晚上炖了吃吧,既然回来就多住几日,并十分坚决的要求,下午去卫生院输液,我们几个必须陪他去。

时间刚过一点,父亲就十分着急的要求我们收拾一下,能去医院输液了。父亲对去医院这件事表现的非常积极和兴奋,有点反常。到了医院,他还要求我必须把车开到门口,刚下车,望了望空旷的大厅,略有些失落,嘴里喃喃自语:怎样没有人呢。随即,终于看见一个打扫卫生的,又变得十分兴奋,远远的打招呼:我又来了,这是我的三个女儿一个儿子!

明显那人根本不认识父亲,只是抬起眼皮瞅了一眼,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我问父亲:你认识他了?父亲骄傲的说:打个招呼不就认识了嘛!

那刻,我才明白,父亲更在乎的是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陪他输液这件事!他像一个被父母来幼儿园接送的孩子,走路的模样都藏不住自满,原来有儿女陪着输液的这件事对父亲来说是多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全部楼内,特别的安静。二楼是病房,长长的走廊更是死一般的沉寂。我心想,大概,还不到上班时间,病人都回家了吧。想不到,我们从走廊的尽头穿过,每扇门里居然都躺满了人,准确的说,躺满了老人!每一张脸都像泥塑一般,脸上居然很少有表情,静静的坐着或侧卧着,又仿佛一卷捆好的行李,随时可以拿走的模样。

父亲从门口经过的时候,偶尔有人探出头来,关心的问:没事了吧?挺住!真好!父亲气宇轩昂的前行,一般都是头也不回的回答:没事!好的!加油!等

等这样的短句。

那刻父亲像一名战场上下来的老兵,迎着夹道欢迎凯旋归来的荣耀似的,我们跟在父亲身后,父亲除了还是自豪的介绍:这是我的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偶尔也会回头,指着病房里的人给我们解释:我们都是一群等死的人!

走廊里依然是死一般的寂静,偶尔有一声咳嗽和低低的呻吟,都变成了回音被白的墙壁撞击的稀碎。望着那一张张,没有悲喜的脸,准确的说,没有希望和期待的脸。那刻,我莫名的心酸,这多像一个孤独的站台和一段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时光,送别和祝福都变得这般冷清,让人心疼!

父亲终于在拐角的一个病房停住脚步,气定神闲的说:就这间吧。三姐去和护士交涉,我们几个扶侍父亲躺在床上,期间父亲接了一个电话,父亲说:我三个女儿,儿媳妇,一个儿子陪着,没事,你也珍重等等。挂了电话,父亲又说,你大爷来的电话,接着他解释道:就是信用社你大爷的电话,上午出院,担心我的情况。

我固然知道信用社的大爷,和父亲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中途不知由于甚么缘由,冷淡了一段时间,老了却成了彼此牵挂和关心的好朋友。自己躺在病床还在牵挂着父亲的病情!他们相互鼓励,恍如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般,晚一点再晚一点告别!

就在三姐取药还没有回来的档口,病房里又进来一个人,佝偻着身子,被一个中年的女子搀扶着进来,头低垂着,看不清楚样子,摸索着费劲的上床。

父亲一边招呼,一边问我:你不认识她吗?我一边帮那个中年女子扶老人上床,一边十分茫然的看了看父亲。父亲说,前梁的你2婶!

我又仔细看了看,还是没有一点影子,父亲着急的说,前梁,大个你二婶,渡口你2婶!我模糊想起那个风风火火的2婶,生了四个儿子,干活永久那么利索。

二婶明显对我也毫无印象,她茫然的望着远处,我们的谈话恍如与她毫无关系。三姐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站在我的身后,哀哀的说,那么大个的一个人,怎样就瘦成这样。人老怎样个子都萎缩了?

这时,那个中年女人走过来解释道:三天不吃了,眼睁睁的等死,现在每天就问他的那几个儿子甚时候来。。。。。。。

3姐心软,早已经流出眼泪,我们姊妹几个每人给了老人一点钱,让买点吃点。想不到老人看见钱,也没有拒绝,费劲的从衣兜里取出一个手绢,展开,把钱努力的叠好,包起来,又放进了衣兜,只有那一刻,她的脸上模糊有了一点亮光,接下来,又恢复到那种不悲不喜的样子。

父亲大声对二婶说:你不能死,儿子还没见到!2婶好像听见了似的,吃力的抬头,茫然的望了望父亲,努力的点了点头,又恢复到那种泥塑一般的状态!

输上液体的父亲,突然对我和三姐说,你们回去吧,没事!他今年,82岁了,九九八十一难,现在活一天就赚了一天!你们隔三差五的回来看看就行!

隔床还有一对年老的夫妻也在输液,神态也如二婶一样。只是听到父亲说自己82岁的时候,突然插话说:还小,他今年已经83了。只有一个女儿,也在外地,你幸福的,6个,身边总有儿女陪着!

父亲听到这样的话,脸上有了先前的自豪:今天陪输液的是三个女儿,一个儿媳妇,一个儿子,我你估计不认识,我哥你指定认识。

父亲说的他哥,是指的我大爸,果然,那人探起了头,欣喜的说:认识认识。那你哥现在还在不?

父亲突然昏暗下来,半天低沉的说:已走了十几年了,不过自己也快能见到他哥了。。。。。。。

3姐嗔怪父亲,动不动就生死,父亲安然的说:我们都到了等死的年龄,绕不过去啊。。。。。。

有那么一刻,我们都沉默了,一屋子的沉默。但是我想,我们每个人的心中一定在想着关于告别的话题,这里多像一个站台,都在等着属于自己的列车开过来的时候,只是这个站台变得那末沉寂和清冷,有时候预知到的离别才最萧瑟,手足无措的告别才最失望。

不知不觉,我们就活到了遇见生死和听到故去的话题。年老,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的身旁,还是有一些难怅和不安。之前,我真的没有想过年总是甚么样子。风烛残年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除身体没法掌控、无能为力的活着,还有无人倾诉的孤单,和这明明知道的结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结束才更心酸和忐忑!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前一秒是人之常情,下一秒就是生死两隔。

原来以为孤独是一个年老的宿命,其实比孤独更可怕的是等待。

人类潜意识里畏惧的并不是身体的死亡,而是对未知的结局充满了隐忧。也许我们都曾勇敢而从容,只是不知道我们在与时间的对峙中,谁才是赢家!

由于死亡就是谢绝一切解释。

年老才是1处散落在岁月边角的站台

天涯咫尺,由于|我在这

ID:wozaizhe01|勾结:chablis2

封面图 | bathroom&饭太稀 作品

吃了伟哥会怎么样

femaleviagra用量

redviagra说明书

伟哥多少钱啊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

标签